Site Overlay

济南弃婴岛运行11天收治106名弃婴 年龄最大7岁

来自的统计显示,截至6月11日9时,该“婴儿安全岛”已接收弃婴106名,远超2013年该机构全年接收的弃婴数85名。面对工作人员不足、床位严重紧张等挑战,济南市儿童福利院不得不从6月12日起,夜间关闭“婴儿安全岛”,并控制开放时间。

与弃婴的不断激增相伴,来自市民的质疑批评声从未停歇。有当地市民致电市民热线,要求解释“政府拿居民的钱开设弃婴岛”,甚至有市民建议将其直接关闭。

“其实我们的心情是很纠结的”,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济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徐子健和济南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李玉山几乎异口同声。

合法性与合理性、社会救助与违法追责——山东首家“婴儿安全岛”如此负重前行。

106个弃婴,106个瞬间

从6月1日正式运行起,位于济南南部山区的一座粉红色两层建筑,便开始让不少市民分外揪心。

这里是山东首家“婴儿安全岛”所在地,当一个孩子被放入房间内的粉红色小床时,也就意味着,他(她)张开的小手,今后将无缘亲生父母的怀抱和呵护。

哭泣、不舍、绝决、无奈,11天以来,106个弃婴,就有106个瞬间在这间小屋不停上演。

当地都市报一位摄影记者小尹(化名)一直在持续追踪“婴儿安全岛”的运行情况,他的镜头记录了一幅幅令人心碎的离别场景:

一名女子紧紧抱着女婴在弃婴岛门前痛哭失声;

把女儿放进小床后,一位身披雨衣、脸戴口罩的父亲,突然扶着床边跪地,磕了三个响头;

如此长情的告别其实鲜有,更多是短暂停顿的汽车和匆匆折返的脚步。6月5日晚,一名6岁女孩被推出车外,重重地摔在马路边上。她是这一天被送来的第7个孩子。除了2600元和衣物,父母准备的最后一份食物,是几盒旺仔牛奶。甚至不乏有人开着奥迪豪车弃婴的现象。凡此种种,一次次挑战公众的神经。

几乎每个孩子身上都有父母的留言:有的写着孩子生日和身患疾病,有的写着“实属无奈”,有的甚至标注好孩子吃药时间和剂量。

面对日益增加的弃婴,济南市儿童福利院开始设立专职“劝解员”,进行劝解。

“为孩子看病,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说怎么养?怎么养?”6月7日上午,在安全岛门口,中国青年报记者遇到来自山东聊城的一名妇女,她执意将身患脑瘫的4岁女儿放入屋内。烈日下,这个还不会走路说话的孩子仿佛预感到什么,紧紧扯住妈妈的衣服,大声哭泣。因孩子年龄超过1岁,这名妇女最终被工作人员耐心劝离。

“当然,劝解过程中,我们提示工作人员也要注意技巧,以防家长情绪激动,做出不理智举动。”李玉山说。

据徐子健介绍,11天内,济南市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共成功劝阻29例弃婴行为的发生。

是否会遭遇关闭命运

从运行至今的11天内,面对猝不及防的弃婴激增现象,中国青年报记者留意到,济南市儿童福利院不断出台各种措施,包括发布新闻,称民政、公安部门联手打击恶意遗弃行为;在“婴儿安全岛”周围张贴反弃婴标语;设立专职“劝解员”,等等。

“目前弃婴多发生于夜间,恶意遗弃现象严重。”徐子健说。

据徐子健介绍,接收的106名弃婴中,男孩55名,女孩51名,年龄最大的7岁,最小的仅出生5天。夜间接收的弃婴为92名,占到接收总量的86.7%。经初步检查,接收弃婴均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占前三位的是脑瘫(55例)、唐氏综合征(先天愚型,19例)、先天性心脏病(15例),重度病残患儿占了八成。

徐子健表示,除了弃婴数量剧增外,弃婴的年龄段也令人忧虑。“‘婴儿安全岛’是为1岁以下的这些脆弱的小生命能够得到及时救治而建立的,但目前被送到‘婴儿安全岛’的1岁以上的幼儿30名,其中3岁以上的就达14名,这明显属于恶意遗弃残疾儿童的行为。”

“不仅济南周边地市,甚至不乏福建、黑龙江、广西等外省的家长,千里迢迢赶来。”徐子健说。

徐子健坦言,目前儿童福利院面临的最大困难,主要是工作人员严重不足、床位紧张。院内现有护理人员平均每人看护15个孩子,夜间达到20个以上。接收的孩子中,1岁以上的精神发育迟滞和脑部发育不全的占22.5%,这些孩子必须要有专业的护理康复及后续的教育,骤然增加的弃婴数量,给现有的人力物力等资源带来了严峻考验。

早在3月17日召开的济南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济南市民政局副局长潘传利表示,考虑到“婴儿安全岛”建成后弃婴增多的可能情况,将从人力、财力、物力方面积极应对。

然而,仅运行11天,弃婴增势之迅猛,让人始料未及。徐子健介绍,仅6月9日上午至6月10日上午,就接收了24名弃婴,而广州“婴儿安全岛”高峰时一天接收弃婴数为18名,后者接收262名弃婴后因不堪重负,暂时关闭,这不由让人担心山东首家“婴儿安全岛”的命运。

“广州有很多经验可供我们借鉴,我和广州的徐院长也进行过多次交流。我想,我们既然建了这个岛,就要把它保护好,使这个岛更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徐子健说。

而在李玉山看来,“即使将来关闭,也是正常的,毕竟是试点。万一不成功,需要找出问题在哪里”。

“不是鼓励弃婴,更不是纵容违法行为”

另一些不同的声音,在“婴儿安全岛”外频频出现。

“婴儿安全岛”运行伊始,济南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每天都能收到“12345”市民热线以及政务热线转来的市民质疑和批评声。

“建议给予关闭”,“这是在纵容遗弃犯罪行为”……类似声音不绝于耳。

“弃婴现象是一社会历史问题,并不是说把婴儿丢在弃婴岛就是合法的,这是违法行为。从政府建立‘婴儿安全岛’的初衷和目的来讲,是为了挽救孩子幼小的生命,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李玉山表示。

李玉山同时坦言,11天来,自己的心情很复杂,“如果‘婴儿安全岛’里面没有孩子,说明建立是失败的,但如果孩子太多,这也是不正常的”。

“这是个合理性与合法性的问题,譬如开车不能压线,但前面如有两车相撞,这时就允许你压线绕道而行。同理,设立‘婴儿安全岛’是在弃婴行为发生之后,通过采取弥补和救助措施,达到对弃婴生命权益的保护,这和法律规定禁止弃婴以及打击弃婴犯罪是完全一致的。”李玉山说。

在李玉山看来,“这不是鼓励弃婴,更不是纵容违法行为,而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希望更多人对‘婴儿安全岛’的建立,给予宽容和理解”。

对于“婴儿安全岛”从6月12日起实施夜间关闭的新规,尽管徐子健表示,“‘婴儿安全岛’夜间关闭期间,市民若发现路边有弃婴,请立即拨打110”,但仍有市民通过网络得知该消息后,对本报记者表达如下质疑:“这样的改变没有一点意义,只是一种形式,无非是增加了白天弃婴的数量。”

从6月12日起实施的新规还包括,济南市“婴儿安全岛”实行身份信息登记,原则上只接收本市户籍婴儿,不配合身份登记的,拒绝接收。

“要了解是否为济南市户籍,需要看家长身份证,但这又同保护家长隐私相矛盾。对此,我们也有顾虑。至于这么做对不对,还要看试点情况。”李玉山说。

在济南新亮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新亮看来,是否可考虑由公安机关对家长情况进行登记和有效排查,若发现有恶意弃婴行为,则对其予以行政处罚,以此作为警示,可有效打击和减少恶意弃婴行为。

“而最终杜绝弃婴现象,可考虑从国家层面实施免费产检措施,可直接导致弃婴率的下降;同时对大病儿童和家庭建立并完善社会救助机制,在治疗等方面给予减免优惠,同时呼吁更多社会公益组织的介入。”王新亮说。

在这个小小的岛屿之外,并不总是上演悲剧。6岁女童被推出车外的同一个晚上,有一辆尾灯损坏的面包车在“婴儿安全岛”前来回徘徊了六七趟。每每到门口时,总会放缓速度,“最后车开走了,这让大家最终松了口气,毕竟又多了一个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小尹说。

本报济南6月11日电

(原标题:济南儿童福利院设“婴儿安全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